思緒很亂 黑壓壓的一片 無法歸納

上天賦予我洞悉他人的特質 卻忘了給我瞭解自己的能力
才會在接受審判的時候 懷疑矛盾的證詞有串供的嫌疑

敏感纖細 好似刺客 等待時機 直搗要害

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好 好到相信自己重獲新生
才發現
城牆還是建的不夠高 復原能力不夠快

找不到可以支撐的力量
才知道
輸的一敗塗地


space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