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昨天晚上吃的打碎的肉粥
 
由於我實在餓的很不爽,我爸就蒸了個蛋給我配...兩個搭起來真是不搭嘎啊!
 
今天早上又是吃昨天的泥狀肉粥...沒辦法,一小碗去打,怎麼越打越大碗...
結果我10點多就餓到肚子咕嚕咕嚕叫,Le推薦我喝最近廣告打很兇的「喝的燕麥」~
其實我不敢吃泡的燕麥,但這個喝起來還不錯,我自己覺得味道像米漿,連稠稠的口感都有像...
中午去類似源士林的店買皮蛋瘦肉粥,一大碗分兩次吃,下午四點解決,順便吃藥。
晚上不想吃粥了,我豁出去了,跑去吃焗烤的筆管麵。
我跟吳小芳說,餓死跟痛死,我會選擇「痛死」,哈哈~

明天要照超音波,早上九點以後禁食,又是我悲慘的一天...

space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