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出來住以後,我們一直很習慣一邊吃飯一邊配電視,因為配置的關係,所以都是在茶几上吃,但茶几的高度其實不太適合用餐...所以搬家的時候就在找可以調整高度的茶几,要不就是很醜,要不就是太貴~所以我們還是買了張餐桌放了。但因為視角問題,還特地裝了電視懸臂可以把電視拉出來轉角度,這樣在餐桌還是看的到電視。試了幾次後,後來覺得這樣很麻煩,因為懸臂不是那麼好拉跟好收,也怕把電視一起扭壞了,變作罷XD 那就安靜地專心地吃頓飯吧~很多時候跟對方講自己的日常都是在餐桌的時間,如果有藍比較急著想說的他就會一到家後放下東西跑來廚房找我,一邊等我炒菜,一邊跟我說他今天上班的事~如果我當天心情不好,他就會在進門時聽到我很哀怨的"嗨"~然後他會聽到我的不對勁,我就會迫不及待把我今天的事告訴他~

常常用餐時講的話都沒有消化進大腦,等吃完飯清理桌面、看著電視放空一下時才仔細回想剛剛說的話,所以睡前往往是聊比較細節的問題。但明明睡前就是應該放鬆啊,所以常常講一講我就睡不著了...所以藍常常禁止我在睡前跟他聊天,他怕他自己也睡不好XD

記得有朋友說過生了小孩之後根本沒什麼講話的時間,也很難好好溝通問題,現在大概還無法體會。我覺得好好聊天是很重要的相處重點,一定會有吵架負氣冷戰的時候,朋友都會意見不合了,何況是日日相處的夫妻。吵架歸吵架,我覺得離婚這事可是不能輕易放在嘴邊,就算遇到太后那樣我也是說假離婚啊~還真的沒有想過這事。我覺得另一半一定要是你最好的朋友啊,對方什麼慘狀都看過,任何屁話都能講,我實在很難想像豪門的婚姻,先生沒看過太太卸妝、挖鼻孔、放屁的樣子?也太虛無飄渺了吧...那我真的很懷疑,他們向對方展現多少%真實的自己?

昨天藍下班回家來到廚房跟我說他今天會議的內容,雖然沒什麼明確的時間表,但對於他的工作可能會有變動,我是興奮且期待的。睡前躺在床上,開始編織美夢,藍直接打斷我,又還沒確定,你會不會想太多?我說,讓我幻想一下嘛~想像若真的實現了,以後生活要怎麼安排的~(好吧,雖然我內心覺得這變動不太可能會實現,若有也是一年後的事情...但覺得有一個新的期待也蠻好的)

最近新聞好多藝人,而且是高齡的藝人懷孕的消息,又開始擾亂我了,甚至有位結婚多年的朋友最近非常低調的生下雙胞胎,因為FB沒有任何跡象,是我主動問她的...然後得到的結論不是有好消息,而是我已經生完了!真是嚇壞我了~所以我又進入了灰暗時期。上次去台安回診拿藥,我也直接跟醫生說我最近真的沒有計畫,所以醫生也只好說如果你要自然那就繼續吃免疫用藥吧~買房之後把八成存款都投入了,當然是留有一點以備不時之需,可是我不想把那錢拿出來作小孩。沒上班也四年了,卻是在買房之後第一次體會到手頭很緊的窘迫...所以盡量減少額外的聚會,但是偏偏接下來這兩個月都有兩攤大包的紅包...只好賣了虧錢的股票XD。誰叫我貪心當初不賣,結果就是虧錢...囧

前兩週朋友約了一攤拿喜帖給我,聊天的時候我說:「我現在都學你說我是寄生蟲喔~都在吸老公的血。」他便回:「你真的是啊...我有上班耶!」歪夭...被傷到了。後來幾天私下跟當天在場的另一個朋友講到這事,他就給我一串落落長的建議...重點約莫是這社會是不公平的,離開職場太久也會回不去的,兩個人賺真的比較快...嗯,我知道,這都是不爭的事實。但我目前還是龜縮在這小圈內。從台北來這買房,好像有種邊緣化的感覺...藍上次跟藍姐提到這裡有些住戶素質不好,藍姐就回:「沒辦法啊,這裡是桃園!」我聽到其實覺得點點點,又是一個天龍人的想法,其實應該不是這裡是桃園的問題,而是我們可負擔的這區房價比較便宜,所以住進來的是有比較差一點。我想到以前國中補習班的理化老師總是訓斥我們,你們怎麼都不好好努力,我們桃園的學生其實素質也不差啊,很快就會超越你們了!那時好像真的比較有直轄市差距的問題。我想像著自己以後的小孩念了桃園的學校,然後還是要擠進台北的大學,通勤工具是火車,的確有種淡淡地哀傷。不過,誰知道到那個時候城市的差距又會如何呢?媽媽常說以前的國父紀念館可都是荒蕪一片啊...都是墓仔埔...幾十年前的繁華地段,可能會隨著趨勢而改變,Who knows~至少很踏實的是有了自己完全可負擔的小窩,有時候望著家裡的擺設,還會有種我們終於有自己的家的喜悅~

上週內心閃過很多念頭,剛好有個朋友也面臨轉職的問題,我把他的狀況也問了另一個朋友。那朋友說覺得找自己喜歡的工作是沒有不好,但是年紀到了還作助理的工作,很容易就被社會淘汰。一直接收到這樣的訊息,譬如說現在走在安穩的路上,其實從長遠的曲線來看是下滑的;不好好努力就是上沖下洗,會從中下逼迫到下層。(不過看看中產階級的月收入14.3萬的定義,我們就算雙薪,也是達不到)以前都是聽聽而已,最近我大概就是身邊的存款驟減帶來的不安全感,覺得很鬱悶。上週末趁天晴走了一趟郊外,安撫了矛盾的心情。當然現實面的問題還在,我問藍說「你會覺得壓力很大嗎?要我趕快去上班嗎?」他反問我:「那你怎麼想?」我說:「我現在只有一個目標,就是生小孩!其他還不想想。」他就說:「那就好啦!我們先達到這目標再說吧!」

所以我還是繼續龜縮在我的小圈裡;所以我很期待藍工作上有新的變化,我也很謝謝他一直在我身旁。

 

 

space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