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世俗的眼光是如此賦予女性這樣的期待

註定悲情的角色會獲得多數人的同情

我又要再次重申

我不是做不到

我只是不願意

不管誰的老公對我的評價如何 誰的姊妹又如何解讀我

我管他如何 他認識我嗎 他又是我的誰

 

我也不知道水瓶座為何與生以來就具備這樣的反股性格

你偏要我如何 我偏不要如何

 

我一直以為你愛我 是因為我這樣的特別

如果你想要世俗的眼光

我也可以做的到

我很用力地咬著牙我也會讓你知道 我也可以做的到

 

只是那個人不會再是我

 

那我到底做到了又得到了什麼?

世俗的評價予我又如何?

我已經不再是原來的那個我

 

相信我

我可以做的到

如果這就是你想要的

創作者介紹

This is my blog.

space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