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很難理解,為什麼我的反應是這樣...

那感覺就像是...
穿著拖鞋走到附近的店家買個東西,卻意外成了中槍的傷者。

我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沒有穿好防彈衣,就這樣硬生生地挨了一槍。
而中槍的部位,幾年前同樣也挨了幾槍。
是不是好在這次只有一發?

我是隨性的路線到街上買東西。
對方卻是積怨很久,見機不可失一槍射出。

在倒地的剎那,我想起這情景怎麼那麼熟悉?
然後痛苦的回憶又湧上。

開槍的人迅速逃離現場,警告你要好好想想中這一槍的原因。

然後,你們說其實可以不用太介意。
但就算是倒楣被流彈擊中,我還是已經受了傷。

要我坦率地拍拍灰塵自己站起來說聲沒什麼,做不到。
是不是我不夠堅強?
否則我怎麼無法理解滿口倫理道德的文明人射出子彈要你懂得「思其堪受」的用心?

我不會對你開一槍讓你知道有多痛。
我只想大聲地說聲





對,我就是這樣一個沒氣質的草民。
但是非常爽快!

space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