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大吼髒話回應他時,我很想撿起地上的鑰匙砸破玻璃,表達我的不滿。

為什麼要容忍一個喝醉就會言語暴力的爸爸?
為什麼要稱呼廢物一般的人叫做哥哥?
為什麼大家都會覺得我不對?
為什麼這就是我的家庭?

我不斷地啜泣,
因為媽媽說你這樣會變成他們。

為什麼受過大學教育的人就不能罵髒話?
為什麼晚輩就不能教訓長輩?
唸書教我們明辨是非,改變現狀,可是我卻逃離不了這荒唐的一切。

給廢物再多的時間還是一樣。
有其父必有其子這句話是這樣用的吧。

有時候我想像他們不在的那天,我是否會流下眼淚?
我是不是會冷冷地看完一切,鬆了一口氣?
這一天可不可以趕快來。

I HATE MY FAMILY

創作者介紹

This is my blog.

space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