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喪禮過後之抱怨文 不敬請見諒)

禮拜五晚上11點半 表舅開夜車載我們下屏東
到了那裡大概隔天凌晨3點多 累 先去吃個東西再進門
不遠處傳來念經的聲音 (嚇...)
上次被那個兩光法師嚇到 所以不想參與
我參加過幾次喪禮 可我沒遇過自己念經的這種
所謂的自己念經 就是由我們這些親人自己開口念
法師一句 我們一句 問題是那法師台灣國語 很難聽懂
所以當他講一句 我們聽的模模糊糊 念出來很小聲
他就會很大聲的說這句是XXXXXXX(還是聽不懂) 要我們大聲一點
明明就是憎(ㄗㄥˋ)恨 他念ㄔㄣˋ
明明是陲(ㄔㄨㄟˊ) 他念ㄊㄨㄛˊ
後來還發那種在廟宇可以贈送的經文 甚至還有A4的影印講義
說這是法典 要我們雙手捧著表達敬意
搞的跟國文課一樣 還解釋一些字詞
我們這些親戚先前沒接觸經文 根本連字念什麼音都不太知道
要像專業的念經有音調 根本就很難
而且我印象中怎麼經文應該是台語啊 可是我們都念國語耶
所以真的搞的跟國文課一樣 遠遠的就聽到有人念課文
偏偏你的同學中有人故意念很快 就變的很趕
搞的念經 一點都不莊嚴
來的長輩沒有一個人看到不皺眉
我不知道他們家的人是因為悲傷過度所以無所謂 還是因為法師曾是親戚
反正我常常都在心裡想 這樣念有用嗎

那個法師兩光的事情 都被我看在眼裡
每次他說XX經 念幾遍 可是念到最後他自己都會忘記
他有帶一個跟班 那個跟班會在最後一遍前敲一下手中的鐘提示
(應該是鐘吧我也不知道那什麼)
可是每次那位師父敲的時候 法師都會回頭說:35遍喔 你確定沒錯
搞什麼鬼 念幾遍不確定 最後他又多念幾遍 意思意思

被我列為最兩光的事件是
入殮前 他拿了一杯水 嘴裡唸唸有詞 看來煞有其事
我還在心裡OS 我先前大概錯怪他了
沒想到 他後來竟然念到一半念不出來 問旁邊那個小跟班說:下一句是什麼
小跟班也不知道 隨便說了幾句 法師說不對不對 小跟班就開始找講義
後來小跟班跟師父暗示找不到 師父就算了
我想他應該直接跳過那段吧...然後拿了那杯水用手指捏了一直灑一直灑
後來在棺木上 他用那杯水畫了一個類似符咒的東西
後來葬儀社的人要準備蓋棺 看到棺木有水 還用自己袖子擦了擦
那位師父連忙說:那是神水...
我真是orz....

然後入殮儀式完成後 表姊問那明天是幾點開始呢
法師說:喔 我很累 累了一天了 明天休息一天 後天再來
(蝦米...念經還有隨你高興的喔)

這位法師到底是哪請來的?
後來知道他是我舅媽姊姊的前夫
離婚後又再婚 不知道怎麼就出家了
知道了這層關係 我默默觀察
他竟然看到他的小孩 對他們說:我親愛的乖女兒...
(不是要六根清淨忘卻塵俗嗎 接著又說)
找一天我們幾個好好聚聚聊聊 不然有一天我突然走了 還有一個店面 兩間房子怎麼辦
然後每次儀式進行到哪裡 他就跟他三個孩子說:以後我走了就這樣幫我處理 知道嗎
(我...整個傻眼.......)

你們能明白我的心情嗎 唉...
以上都是上禮拜回去發生的事情

昨天因為要出殯了
他們從凌晨三點念經到七點 都沒休息
每次念經都這樣 我那些表姊妹跟舅媽都沒睡 又怎麼承受的起這樣的疲累

再來就是昨天家祭公祭的時候 法師說的話
他自己一個人校長兼撞鐘 所有事包辦 也包含司儀
他有一個不知道念什麼 最後會扯到國泰民安風調雨順這類的
X的 昨天更誇張
講什麼願這個社會沒有疾病 禽流感口蹄疫愛滋病消滅
什麼總統副總統關心社會 引導國家經濟繁榮社會繁榮 什麼什麼的
什麼全世界 種族和平 什麼什麼
他可以從家人到台灣社會國家到全世界 我心想看你要進階到什麼
上次入殮的時候還講到宇宙耶 天呀....
X的 你到底在講什麼啊 我真是受不了 狠狠瞪了他一眼

我的舅媽雖然極盡悲傷 但堅持要送完舅舅最後一程
因為她太激動了 一直哭一直哭
可是在親人要離開的時候 是不能哭的 不然會有牽掛 走不開
那法師一看到我舅媽就大聲斥責說:我不是跟你交代過你不要來 快點走
(就算你們曾經很熟 也不要這樣吧)

天上的佛祖 請原諒我的不敬
但我真的不相信 真是一個正規的佛教弟子
這位法師讓我不禁想到張菲出家的姊姊

我相信有心是最重要的
所以後事處理不用請什麼孝女白琴 不用拿著擴音器大聲放誦佛經
但簡單 至少要莊嚴吧
這麼一搞 我不知道對過世的人有什麼幫助
而到場送舅舅最後一程的親朋好友 又會怎麼看待
整個無言...

space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