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馥羽隨口msn的詢問近況,而在兩天前促成這個聚會,新聞組的小小聚會。上一次大夥兒聚在一起是半年前,阿諒從馬來西亞回台灣考研究所的時候了。我一直是屬於大學同學中的邊緣份子,鮮少出現在大家的聚會中,卻也不生疏的出現在畢業多年的幾次聚會中。社教系從我們這屆開始在大學聯考中分組招生,(以前都是進來以後大二才分組的),而新聞組是三組中分數最高的,但師長常說我們這20多個學生最不好學…(乖的用功的都跑去當老師了…),出國深究的人數趨近於零…雖然沒有一份教師的穩定工作,但大夥兒都明白我們最驕傲的是我們並沒有當老師。


在傳播圈中,師大的學生比其他學校的學生少了點自信、積極和強大的後援,卻也多了一點謙卑、努力和負責。但默默耕耘的類型在極具侵略性的同類中是很容易被忽略的...也難怪到目前為止社教系的主播只出了一個吳宇舒...


四個人開始從整個系的八卦聊起,從同學、學妹還有老師,我都聽的非常起勁。後來聊起了工作,大家無異議通過-「師大真是害人不淺啊!」秉芳一直是我們的考試機器,從申請獎學金,考執照,政大外交所,經濟日報…一一達成目標。我想她因為對自己缺乏自信以及來自媽媽的壓力,所以想利用考試帶給自己些許信心。但找工作的時候無法如此炮製,所以現在陷入極度緊張和沒自信。我一直沒正面問過她這個問題,但我真的很佩服她比一般人努力的達成目標,所以想告訴她:別急,慢慢來,多點自信,妳是很棒的!


秉芳因為想到業界工作,這是一個跟她所學完全不同的環境,所以她想聽聽我的經驗和建議。沒想到一直不務正業的我也能提供一些幫助,這是我一直沒想過的。從考研究所開始我就一直堅持著我要念商念管理,沒考上還是堅持再來一次。到後來不得不屈服去找工作,仍堅持著要找行銷企劃的工作,雖然到目前為止沒有具體的達成目標,但這個理想依舊不曾改變。前陣子重新接觸了管理學,才明白自己之前為什麼考不上。也許等日後情況許可,我還是會找機會圓這個夢想。


我總是覺得自己浪費了三年,為不能連貫這幾年的經歷而懊悔。而她們卻給我鼓勵,因為這是跟社教系很不一樣的一條路,也只有站在同一個基準的人才能明白這其中的不同,她們也相信這一路走來我也一定收穫不少。這些話聽來很令人開心,也帶給自己有更大的動力繼續朝既定目標前進。


啊...顧著寫網誌,今天又少了一點時間去找理想。


space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