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必須和我的胡思亂想找到和平共處的方法
一旦有了起點 是很難將樹枝狀發想侷限在某一範圍內
同時 也必須將看到的醜陋 壓抑底層

偏偏我又不懂遺忘

再這麼下去
我已經可以預見
抑制不住的那天 我會讓那些在腦中一閃而過的假設 成真

變成惡魔
才得以解放


space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