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月以來 籠罩在無能為力的鋒面下

我可以決定在工作上投入的程度 但卻不能左右公司的制度
我以為這兩者是具備充分必要關係的...
如果說出來 可以改變現況 那何妨做個犧牲者
可惜的是 所有的老闆都是一樣的...
無怪乎 前一份工作 老闆要我什麼也別說 默默地離開就好
低調到同事以為我只是請了一個長假
在這裡 我以為我可以暢所欲言 但是 我總是想要顧及朋友的情分 於是打消了念頭

工作的事 若做的不開心不順利 可以換 直到找到適合的為止
至少我還有不做的選擇
可是 生活呢?

走在路上 也會被突來的撞擊 重摔在地上
那天晚上翻來覆去一直在思考「到底發生什麼事?」「怎麼是我這麼倒楣?」
事後總是笑笑地看待這個意外 可是我發現自己在人多的地方開始會不自在

還有tim的爸爸 生病一年始終查不出病因
突來的發燒不適就得進醫院躺個兩三個禮拜
來來回回折騰幾次 病人和家人的身心怎麼負荷?
很心疼tim 也希望tim的媽媽可以堅強走過來
希望這個小花蛋糕以及香水百合的香氣 可以帶給她一絲生日的氣息




space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